咨询热线:15190210002

全球首段光伏高速路仅剩10多米 仅存路面布满裂痕(2)

  早在光伏高速试验段通车时,就有媒体报道称,该试验路段铺设长度1120米,总铺设面积5874平方米,并网发电装机容量峰值功率817.2千瓦,预计年发电量约100万千瓦时。此后的三个多月中,光伏试验路段通车后虽经历雾霾、雨雪等多种天气,整体发电能力依旧达到预期,104天总发电量达9.602万千瓦时,日均发电约923千瓦时。按照上述官方披露的数据计算,上网电价由政府补贴和标杆电价组成总计为0.85元/千瓦时,这相当于每天发电收入约785元,发电104天收入8.2万余元。若据此计算,如设备能正常运转运行,16个月后,发电收入约为37.6万余元。

  然而,遭遇了几次波折的光伏高速,其实际发电收入有待考量。光伏转换电能需要通过逆变器,此前,曾有记者从建设方锁起来的逆变器上读取过实时功率——下午3点30分左右,若干台20KW逆变器的实时功率平均约为4千瓦每小时左右,最高值也没超过5千瓦每小时,如果按照这个功率计算平均值,则远低于官方公布的数据。此外,光伏路面采用类似毛玻璃的结构,透光率较低,且容易造成积灰。据业内人士介绍,灰尘遮挡或将会影响组件发电效率,因此需要定期清洗组件保证最高发电效率。但对封闭式的高速公路而言,清洗显然有一定难度,灰尘遮挡对发电量的影响也无法避免。加上现在大量路面均已拆除,也就是说投产至今,连37.6万元的电费收益都未获得,光伏业内专家表示,此收益都不足以支撑日常路面的人工养护及更新修缮。

  该项目首席科学家、同济大学教授张宏超曾表示,尚在研发阶段的价格不代表将来的商业化成本,光伏高速公路的路面造价低于3000元每平方米,国外同类技术的成本在1.4万到1.5万元左右。而项目研发团队也曾表示,其首要意义在于科研,这个阶段不需要过于细究成本,不能用金钱衡量。话虽如此,不算一修再修的耗损以及日常维护,靠微薄电量收益连最初的成本回收都是个难题。

  又将试点自动驾驶测试路段第二条光伏路进展至今存疑

  根据此前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济南尚有另一处光伏高速公路试验场正筹备中。与南绕城试验段相比,新试验场更综合,汽车无线充电技术、车路互联无人驾驶技术都将在此上马测试。而选址范围已初定高速公路改道后的废弃路段,路面情况较南绕城更单纯,地势更和缓,属于“半封闭性质”,市民或无法驾车驶上此路段。而就在近日,齐鲁交通发展集团公布了齐鲁交通智能网联高速公路测试基地及研发中心项目启动,属于国内第一条基于自动驾驶的智能网联高速公路测试路段。选址则在滨莱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原址保留路段进行建设,全线共计26公里,将作为封闭测试场地独立运营,拥有多项互联网化、数字化技术来支撑自动驾驶试验车运行。

  有不少业内人士据此推测,此路段情况与此前传出的第二条光伏高速试验场地相吻合,或将配套建设光伏面板,未来也可为公路设施以及路面上运行的新能源测试车提供电力供应等功能。甚至还有坊间传言,称久未重装的南绕城光伏路或将也要迁徙于此?对此,记者也咨询了项目建设方齐鲁交通发展集团,然而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此毫不知情。针对南绕城光伏路是否面临重装、未来将何去何从,第二条光伏高速项目是否有落地济南打算等问题,截至发稿,仍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苏ICP备000214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