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5190210002

全球首段光伏高速路仅剩10多米 仅存路面布满裂痕

全球首段光伏高速路仅剩10多米

电费收益难支撑日常维护能否重装仍存疑

4月23日,行车道上的光伏面板大部分被沥青路面取代,只保留了一小部分。

在济南的南绕城高速上,有被誉为全球首条的光伏高速公路试验路段,如今投运仅仅一年零四个月,记者探访这段光伏高速公路发现,这段“网红公路”已所剩无几。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拆除是为了升级重装,建设方则表示对此毫不知情,光伏路能否重装至今仍旧存疑。 记者白鑫燚孙姮

光伏高速路面所剩无几仅存路面布满损伤裂痕

“去年八月走过一次,当时就发现光伏路表面坑洼不平,车走上去颠得厉害。而前两天再次经过,行车道上拆的就只剩十来米了。”家住淄博市的许先生告诉记者,2017年12月,世界首条高速公路光伏试验段于济南正式通车,这条公路瞬间成了网红,途经济南的车主也都想去体验一下,他也不例外。

然而近日,许先生再次到省城出差途经这段高速公路却发现,网红光伏路路面已所剩无几。他不禁有些疑惑,开通仅一年多,光伏路面就“凉了”?

4月23日,记者驱车前往济南南绕城高速实地调查。还未进入实验路段,依旧能看到写有“光伏路面试验段”的指示牌竖立在路边。据了解,这段原本约1公里长的光伏路面之前铺在一条行车道和应急车道上,如今,行车道的光伏面板仅剩十米左右,大部分已被新铺设的沥青路面取代。而应急车道的光伏面板虽没有拆除,但表面成黄褐色,覆盖了不少泥尘,远远看上去像是铺了一层水泥,跟刚通车时整洁、鲜亮的“毛玻璃路面”相差甚远。

现场一名正在做道路清洁工作的路政工人告诉记者,虽然鲜少有车辆在应急车道上行驶、停靠,但旁边车道上每分钟就有三四辆重载货车经过,常有溅起、掉落的石块等杂物掉落到此处。除此之外,在光伏面板的接缝处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损伤,有的甚至已经出现裂痕。

8个月四次封闭大维修大量拆除至今仍未重装

记者了解到,济南南绕城光伏路于2017年12月28日正式通车,由齐鲁交通发展集团投资建设,为世界首条光伏高速公路试验段。虽然使用仅仅一年零四个月,却也堪称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仅在通车第六天就发现路面遭破坏,一块透明混凝土面层遗失,另七块面板有遭重击痕迹。虽然一度怀疑是遭遇了专业技术团队偷盗研发,但经公安部门调查后却排除了人为盗窃、损坏因素,确定为大中型车辆车载悬挂物对路面造成损坏,建设方只得对其进行封闭修补。因是临时修复,考虑到如果今后更换光伏路面的透明混凝土摩擦层,或将存在安全隐患,所以采取“打补丁”的方式。

此后,更有自媒体曝出“光伏高速公路运行半年破损多如‘牛皮癣’”。在去年8月份,建设方开始对其进行拆除,并且更换了沥青代替。至此,运行仅8个月的光伏路试验段已进行了四次封闭式施工维修。“先拆掉光伏面板重新从底层沥青铺起,以后会再装上,并不是拆除。”齐鲁交通发展集团光伏高速公路试验段研发团队负责人张暄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原本防水的光伏路面因变形导致了雨水侵入使受力改变,是拆除升级的主要原因。

然而又8个月过去了,现在这段路的光伏面板已所剩无几。对于剩余的光伏面板是否仍在正常运转,也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好长时间没看见人来维修了,我们平时也就清洁表面垃圾。”现场环卫工人说。

正常运转电费收入难支日常更新养护

早在光伏高速试验段通车时,就有媒体报道称,该试验路段铺设长度1120米,总铺设面积5874平方米,并网发电装机容量峰值功率817.2千瓦,预计年发电量约100万千瓦时。此后的三个多月中,光伏试验路段通车后虽经历雾霾、雨雪等多种天气,整体发电能力依旧达到预期,104天总发电量达9.602万千瓦时,日均发电约923千瓦时。按照上述官方披露的数据计算,上网电价由政府补贴和标杆电价组成总计为0.85元/千瓦时,这相当于每天发电收入约785元,发电104天收入8.2万余元。若据此计算,如设备能正常运转运行,16个月后,发电收入约为37.6万余元。

然而,遭遇了几次波折的光伏高速,其实际发电收入有待考量。光伏转换电能需要通过逆变器,此前,曾有记者从建设方锁起来的逆变器上读取过实时功率——下午3点30分左右,若干台20KW逆变器的实时功率平均约为4千瓦每小时左右,最高值也没超过5千瓦每小时,如果按照这个功率计算平均值,则远低于官方公布的数据。此外,光伏路面采用类似毛玻璃的结构,透光率较低,且容易造成积灰。据业内人士介绍,灰尘遮挡或将会影响组件发电效率,因此需要定期清洗组件保证最高发电效率。但对封闭式的高速公路而言,清洗显然有一定难度,灰尘遮挡对发电量的影响也无法避免。加上现在大量路面均已拆除,也就是说投产至今,连37.6万元的电费收益都未获得,光伏业内专家表示,此收益都不足以支撑日常路面的人工养护及更新修缮。



苏ICP备0002144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