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5190210002

珈伟新能巨亏近20亿背后:“隐形光伏电站王者”滑落(2)

  今年2月,珈伟新能在回复交易所公告中称,公司收购的金昌振新西坡光伏发电有限公司由于西北地区限电影响收入和利润,同时部分在建工程未如期完工,导致发电量未达到收购时的评估预测。根据中介机构和公司初步评估,本次商誉减值约2100.70万元。

  风波

  资金紧张,部分存款遭冻结

  珈伟股份曾陷入风波。

  2018年7月,有媒体报道,P2P平台投之家爆雷,办公室内空无一人,人去楼空,其与上市公司珈伟股份的关系引起外界注意。其后珈伟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强调其从未参与投资投之家。

  2018年8月,珈伟股份公告,原拟公开发行不超6亿元公司债券,用于偿还债务、补充流动资金。但因国内债券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融资成本上升,公司决定向深交所申请撤回发债申报材料并终止审核。

  根据珈伟新能今年2月回复交易所公告,公司客户受整体的宏观经济影响导致对公司的回款延缓,进而导致公司流动资金紧张。

  截至2018年底,珈伟新能长短期借款期末余额同比下降46.69%,同时2018年第四季度财务费用同比增加27.39%。珈伟新能解释称,受国家宏观政策及去杠杆政策影响,银行压缩贷款规模,造成公司资金紧张,资金成本上升明显。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珈伟新能的部分存款已遭到法院裁定冻结。

  2018年12月,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要求冻结被申请人江苏华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02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法院裁定,立即冻结被申请人江苏华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102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本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资金紧张之时,珈伟新能已开始压缩其光伏板块。

  2018年11月,珈伟新能宣布,全资子公司江苏华源向东方日升转让其持有的高邮振兴100%股权,交易总价为102956.68万元人民币。高邮振兴正是珈伟新能2014年收购而来,为光伏电站项目公司。

  珈伟新能回复新京报记者称,2018年受“5·31光伏新政”影响,公司光伏板块业绩下滑,为应对市场环境变化,公司拟减少光伏电站EPC工程业务,并尝试开拓海外市场。公司前期布局的锂电池业务进展良好,2019年将重点推进市场开拓工作。

  4月23日,珈伟新能公告,子公司华源新能源近日拟与陕西新华水利水电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华源新能源拟以人民币19280万元向新华水利转让其持有的金湖振合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80%股权。公告称,本次股权转让可为公司带来正向的现金流和投资收益,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

  ■ 延伸

  “隐形光伏电站王者”收缩

  一则上市公司公告,牵出昔日国内最大民营光伏电站投资商的困境。

  珈伟新能日前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近20亿元。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珈伟巨亏原因即在于背后“金主”振发集团陷入困境。

  振发集团一度实力雄厚,其创始人、实际控制人为安徽安庆查氏家族出身的查正发。集团累计装机量达3000MW,一度位居国内民营光伏企业最高,号称“隐形光伏电站王者”。然而,这一光伏电站龙头在2018年突然爆出欠薪事件,资金紧张问题公开化。

  今年3月的一个周末,新京报记者来到振发集团总部并见到了查正发。查正发长期低调示人,极少在媒体露面,对于过往的辉煌,他不愿多谈,表示“只是我做的早而已”。对于资金紧张,查正发称,这源于西北地区限电等因素。事实上,早在此轮光伏电站行业调整之前,振发就已先行收缩。

  崛起

  据徽商杂志2018年1月的一篇报道,全国查氏后裔人口在100万人左右,其中50%聚集安徽,而安庆又是查姓人口最多的集聚地。在这100万人中走出了诸如金庸、穆旦、海子等名人,也有振发集团董事长查正发。

  “海子、金庸,是我本家,比较亲,辈分上,我和海子是同辈,家在隔壁,金庸是叔辈”,3月23日,查正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虽已从部队转业经商多年,但查正发第一眼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位大商人,身着中山装的他言谈儒雅,不时写诗。打开振发官方网站,査海生、查良铮诗选即出现在眼前。

  跟无锡尚德施正荣、天合光能高纪凡等海归创业的光伏企业家不同,查正发的学历、简历没有那么多的光环。

  上世纪90年代,查正发从安徽安庆来到了江苏无锡,当炮兵多年后,他下海从商,从工程做起,缔造起“隐形”光伏帝国振发集团。



苏ICP备000214454号